凌晨疯子

一位神交多年的朋友寄来的新作,同时收到的还有一部不能出版的手稿。笑谈煮酒多年,很多朋友依然笔耕不辍,我却是看得多动笔少了,于是朋友们还保留着那份挥斥方遒的意气,我却只剩下一身市井之气,也许有一天终于厌烦了,就回老家守着那幢老屋,也拾起当年的情怀和清高去写写画画,做一个文科生想做的事。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。借友人新书自勉之。

评论(1)

热度(3)